推广 热搜: 加热不燃烧  电子烟  IQOS  JUUL  VAPE  LIL  Aspire  ZERO  Vaporesso  KOKEN 

9大高管聊零尼古丁和草本雾化:是无事放行还是监管或禁止,答案似乎有了

[加入收藏]               日期:2022-03-31     来源:蓝洞新消费    作者:蓝洞新消费    浏览:881    评论:0    
核心提示:3月31日消息,蓝洞直播连麦已经进行了23期,每期我们都会邀请连麦嘉宾对零尼古丁产品和草本雾化产品进行分析和判断,大家来看看
3月31日消息,蓝洞直播连麦已经进行了23期,每期我们都会邀请连麦嘉宾对零尼古丁产品和草本雾化产品进行分析和判断,大家来看看目前行业9大高管是如何看待零尼产品线的。
零尼古丁,顾名思义,就是不含尼古丁的电子雾化产品,有各种水果味,这是与含有尼古丁的电子烟相对比。
草本雾化(外界也有说本草雾化,不争议概念和定义)一般以萃取草本植物进行雾化,主打大健康概念,一般你会听到药食同源之类的提法。现在有些厂商会说自己生产的产品具有某些功效,也有会说只是纯草本口味的无功效的提法。
这两个产品其实都可以被视为不含尼古丁的雾化产品,都可以归类到零尼系列。
我们先来看看电子烟企业高管是如何看待此类产品以及布局情况。
统一提问:对0尼和草本雾化市场怎么看待?公司是否做了相关布局?
ZIPPO VAZO市场总监高文瀚:我们始终相信一点,雾化是一个非常大的赛道,这个是除了吃和注射以外,人类第三种摄入的方式,如果研究得当,那么雾化的摄入效率是非常高的。所以,从雾化整个行业来看,尼古丁的雾化仅仅是雾化的一种体现方式,也是我们最常见的体现方式,在未来甚至现在就在发生的就是对于各类营养补给、医药、中草药等等方面的雾化,这个甚至延申到了宠物雾化领域。
点评:太极大师,不置可否,只谈概念,不谈布局。
MYX觅CEO王正槐:我们建立的是全新的赛道,不是草本,不是0尼,而是聚焦10%的最关键成分的燃元力,我们希望通过打造MYX觅次方,将更多的符合食品药品安全要求的天然能量因子和天然芳香元素提供给我们的消费者。
点评:顾左右而言他,开辟新路,不与为伍。
刻米创始人Jackk:市场上所有刻米烟弹已调整为符合规定的2%尼古丁含量的烟弹,0尼古丁的烟弹也在规划之中。
点评:零尼正在规划中。
烟草专家李有强:不含尼古丁对雾化电子烟来说缺少灵魂,以日本市场表现来看,不温不火就是最好的例证。短期通过网上销售等一些行为,有一定的销量,长期一定是走功能性方向,技术路线尤其是雾化技术一定要变革,比如使用文丘里原理的喷射雾化、超声雾化和筛网雾化等等。
点评:长期看好,短期有限,功能性是出路,雾化技术需要变革。
唯它CEO刘东原:关于草本雾化,我想给同行泼点冷水,现阶段来说这是一个空有热度的伪概念。首先,很多小企业做草本雾化的出发点是为了规避政策风险,拿到牌照机会很小,那就做个不受监管的0尼古丁产品,但大家都知道没有尼古丁就没有成瘾性,就不是好的商业逻辑。那怎么办呢?就在成分中添加一些药食同源的中草药成分,夸大宣传说有这个功能那个功能,希望消费者认知行为成瘾。
不客气的说,这些套路很像是早些年电视购物里的江湖骗子。这样下去草本雾化这条赛道很可能被没有操守和没有中医药背景的人做烂。草本雾化是传统中医学丸散膏丹四类形态之外的第五类形态。是一个全新的蓝海赛道,这个赛道是需要一定的准入门槛的,没有中医学背景你别搞这个。
点评:一次连麦,草本终身敌人。刘东原好意是提醒用户不要被骗,同时也点出了做零尼厂商的小心思,规避电子烟监管办法。
可逸CMO古勇:可逸坚定的看好草本雾化这个赛道,我们认为草本雾化就是四年前的电子烟。
雾化是一个技术平台,并不能简单等同于电子烟,电子烟只是过去几年在雾化技术平台上发展最为迅猛的一个产品形态。随着雾化技术发展,也包括生物提取技术的进度,功能型草本已经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再加上雾化产品已成为时尚潮流的元素,雾化抽吸习惯在很多年轻人群体中也成为习惯。
综合各种因素,可逸从去年9月份开始,就在调研论证草本雾化的市场前景,后面确定后进行产品研发,3月初可逸草本雾化产品已经上市。
雾化这个品类,可以参考饮料品类的发展与进化,饮料中有专门解渴补充水分的矿泉水,也有茶味、水果味的饮料,还有功能型饮料。草本雾化的定位就与功能型饮料类似,不是主打疗效,而是具有一定的功能性。当然,随着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具有疗效型的草本雾化液也是发展趋势,也会成为一个细分品类。
点评:可逸是身体力行的实践派,不仅看好,还真做了,不仅真做了,还单独取名叫品动。
龙舞副总裁张翔:对于草本或者0尼产品,其实我们在18年就开始生产和销售了。虽然此类产品没有成瘾性,但是复购5次以上的忠实用户还是有很多的,只是用户数量和增长规模会有一定的局限。如果新政落地0尼产品不受监管,可以尝试打开一个新的市场,因为它面对的是和电子烟完全不同的用户,主要集中在女性消费者、中老年用户以及轻度烟民。
关于市场,我们还是跟着政策走,不会根据猜测来进行提前布局。因为龙舞的0尼产品已经在海外尤其在日本得到了良好的市场反馈和消费者认可,产品和技术是成熟的且可快速规模化的,所以我们可以等到国内新规落地再开始规划,也完全来得及。
点评:边走边看,以海外为样本,等待国内监管政策。
Foogo COO王宇:Foogo的研发团队在草本雾化方面做了积极的准备,还处于研发和测试阶段。但是目前来说,草本雾化未来的发展如何还需要多方面论证。
点评:高情商回答:正准备呢,正研发呢,正琢磨呢。低情商回答:不好意思不看好,你问的是个甚问题。
非我CEO蔡绍东:对于草本雾化产品,待国家政策明确。
点评:简单粗暴,能做咱就干,不能做聊啥前景都白搭。
铂德COO王光岸:本草雾化目前来说,很多事情还都不太成熟,不管是发展阶段还是还从产品技术甚至是否合规方面还是需要再看一看的。
点评:又一位太极宗师,这个事情嘛,从业务来说,还要看看,从监管来说嘛,也要再看一看滴。
从上面9位嘉宾的表态可以看出,对于零尼赛道完全没有达成共识。
印象深刻的是刘东原,提醒用户小心短期内被割韭菜,立马成为了草本敌人。还有已经半梭哈的可逸,真为古总捏把汗。
我们来看看电子烟管理办法在这个问题上能看出一些什么端倪。
12月2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发布了《电子烟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3月11日,国家烟草专卖局网站发布了《管理办法》正式版。
与《电子烟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相比,此次正式版新增内容9条,删除内容4条,表述调整27条。
其中,管理办法对于电子烟定义表述进行了调整:将原来征求意见稿中电子烟「是指产生含烟碱(尼古丁)的气溶胶供人抽吸的电子传送产品。电子烟包括烟弹、烟具以及烟弹与烟具组合销售的产品等,不包括已纳入卷烟管理的加热卷烟。不含烟碱或者不用于传送烟碱的类似电子烟的产品不应标称为电子烟并应当在包装上以明显的方式标明‘本产品不含有烟碱(尼古丁)成分’或‘本产品不用于传送烟碱(尼古丁)’。」修改为「包括烟弹、烟具以及烟弹与烟具组合销售的产品等。」
电子烟国标二次征求意见稿对雾化物做了定义。
雾化物的定义:可被电子装置全部或部分雾化为可吸入气溶胶的混合物及辅助物质。不应对未成年人产生诱导性,不应使产品特征风味呈现除烟草外的其他风味。雾化物应含有烟碱。
这句话也让做零尼和草本雾化的企业乱作一团。
按照12月2日的版本,不含尼古丁的草本雾化等零尼产品只要不被认定为电子烟碱传送系统,便不属于电子烟范畴。
但3月11日的电子烟定义和国标对雾化物的定义,又让这个赛道成为了混沌状态。
北京中伦文德昆明律师事务所、烟草新型烟草领域律师唐顺良对此解读称,《管理办法》表明没有限定烟碱,没有分本草、加热不燃烧等,定义范围扩大。
刘东原犀利的指出了部分同行为规避监管办法改做零尼产品,事实上,部分零尼企业在线上的销售确实一直在疯狂打擦边球。
2019年的线上电商禁售是针对含有尼古丁的电子烟,不含尼古丁的产品仍然可以销售。
大概这个行业的从业者是记吃不记打,依然在提科学辅助戒烟,戒烟神器。
换个平台,可以看到类似水果味,戒烟神器的说法。
犹记电子烟当年,戒烟神器横行了,弹指间,线上禁售到来,电子烟灰飞烟灭。
除了线上乱象,在对外招商这块,也有一些企业夸大其词。
摘自某品牌招商文档。
三年前,电子烟还是他的小甜甜,转眼就抛弃电子烟奔本草雾化而去,直接成为了「有害」的牛夫人。
这变脸速度堪比川剧了。
同时,拿未经证实的有利健康,以及不受政策限制、分销渠道多和利润空间广等说法来吸引店主加盟卖零尼产品。
蓝洞分析:大事不妙
从商业模式来说,没有了尼古丁的电子雾化无疑是花架子。专家李有强说是没有了灵魂,我们认为是: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群太监上青楼。
从目前现状来说,虽然零尼尚不足以成为一个引人关注的赛道,但在线上的戒烟神器说法和招商文档误导来看,无疑已经构成监管电子烟时提及的夸大宣传「乱象」。
此外,有何种措施保证所有的零尼企业线上禁售的商品不含尼古丁?从电子烟这三年的发展来看,大企业可以做到自律,但不自律的小企业却是导致行业乱象的原因之一。
在大部分电子烟企业做到合规和自律以后,主管部门依然出台了电子烟管理办法,这说明了监管的必要性。
从禁止调味电子烟的目的来看,是要杜绝水果口味吸引未成年人使用电子烟,零尼虽不含尼古丁,但依然有众多水果味,是否也会吸引未成年人使用?
从社会现象来看,一些企业提及的草本有利健康和比电子烟安全的说法可能会导致新的人群进入尝试,进而扩大到使用电子烟或卷烟。
如果不好理解,我们可以举个例子,你在机场候机厅掏出雾化器抽了一口零尼产品,别人指责你在公共场所吸烟,你该如何解释?
你说我这产品没有尼古丁啊,不是烟啊,但是别人不信。大妈会指责你说,你掏出的可是电子烟杆,吐出的可是烟雾,啥不啥有没有尼古丁不管,你这就是烟,你会教坏我孙子的。
最终,你只能默默的收起烟杆,幽幽的说一句,世人皆不懂我。
这个例子其实说明了目前的悖论,是不是偏见不知道,但确实存在一些误导。
刘东原说得更直接,做零尼的很多企业是为规避当下的电子烟监管,这并不好。
这让我们想到了美国对合成尼古丁的监管。
根据法律,原先FDA只能对烟草衍生的尼古丁产品进行监管,但最近这个漏洞已经被堵住,最终法案已经签署,FDA对合成尼古丁可以进行监管,这让此前以为规避了尼古丁监管漏洞的电子烟企业突然哑火。
所以,空子不好钻。
要么,你就长的不一样,比如,零尼产品是不是就是一颗糖果啊,你非要是和电子烟一样的雾化形态和雾化物,那你大概率落入监管范畴啊。
至于这监管,是一起纳入视同电子烟监管,还是就禁止品类,目前还得等等看细则,但不受监管的说法绝对是不靠谱的。
如果是纳入电子烟监管,那就是,不能有水果味儿,还没有尼古丁,那不等同雾化白开水嘛。
如果是禁止此品类,那就是,凉凉。
国标里的那句话值得读100遍,雾化物应含有烟碱。


扫一扫可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来源:蓝洞新消费)
打赏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平台声明
 
更多>同类新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
热门问答